卷四

阅读:51 次

○文帅 明皇常谓侍臣曰:“张九龄文章自有唐名公皆弗如也。朕终身师之,不得其一二,此人真文场之元帅也。” ○乞巧楼 宫中以锦结成楼殿,高百尺,上可以胜数十人。陈以瓜果酒炙,设坐具以祀牛、女二星。嫔妃各以九孔针,五色线,向月穿之,过者为得巧之候。动清商之曲,宴乐达旦,士民之家皆效之。 ○吸花露 贵妃每宿酒初消,多苦肺热,尝凌晨独游后苑,傍花树,以手举枝,口吸花露,藉其露液润于肺也。 ○含玉兼津 贵妃素有肉体,至夏苦热,常有肺渴,每日含一玉鱼儿于口中。盖藉其凉津沃肺也。 ○红汗 贵妃每至夏月,常衣轻绡,使侍儿交扇鼓风,犹不解其热。每有汗出,红腻而多香,或拭之于巾帕之上,其色如桃红也。 ○金函 明皇忧勤国政,谏无不从。或有章疏规讽,则探其理道优长者,贮于金函中,日置座右,时取读之,未尝懈怠也。 ○击鉴救月 长安城中,每月蚀时,士女即取鉴向月击之,满郭如是。盖云救月蚀也。 ○歌直千金 宫妓永新者善歌,最受明皇宠爱。每对御奏歌,则丝竹之声莫能遏。帝尝谓左右曰:“此女歌直千金。” ○肉腰刀 李林甫妒贤嫉能,不协群议,每奏御之际,多所陷人。众谓林甫为“肉腰刀”。又云林甫尝以甘言诱人之过,谮于上前。时人皆言:“林甫甘言如蜜。”朝中相谓曰:“李公虽面有笑容,而肚中铸剑也。”人日憎怨,异口同音。 ○隔障歌 宁王宫有乐妓宠姐者,美姿色,善讴唱。每宴外客,其诸妓女尽在目前,惟宠姐客莫能见。饮及半酣,词客李太白恃醉戏曰:“白久闻王有宠姐善歌,今酒肴醉饱,群公宴倦,王何吝此女示于众!”王笑谓左右曰:“设七宝花障。”召宠姐于障后歌之,白起谢曰:“虽不许见面,闻其声亦幸矣。” ○楼车载乐 杨国忠子弟恃后族之贵,极于奢侈,每游春之际,以大车结彩帛为楼,载女乐数十人,自私第声乐前引出,游园苑中,长安豪民、贵族皆效之。 ○猧子乱局 一日,明后与亲王棋,令贺怀智独奏琵琶,妃子立于局前观之。上欲输次,妃子将康国猧子放之,令于局上乱其输赢。上甚悦焉。 ○决云儿 申王有高丽赤鹰,岐王有北山黄鹘,上甚爱之。每弋猎,必置之于驾前,帝目之为“决云儿”。 ○长汤十六所 华清宫中除供奉两汤外,而别更有长汤十六所,嫔御之类浴焉。 ○锦雁 奉御汤中,以文瑶密石,中央有玉莲汤,泉涌以成池,又缝锦绣为凫雁于水中。帝与贵妃施鈒镂小舟,戏玩于其间。宫中退水出于金沟,其中珠缨宝络流出街渠,贫民日有所得焉。 ○夜明枕 虢国夫人有夜明枕,设于堂中,光照一室,不假灯烛。 ○金鸡障 明皇每宴,使禄山坐于御侧,以金鸡障隔之。 ○百枝灯树 韩国夫人置百枝灯树,高八十尺,竖之高山。上元夜点之,百里皆见光明,夺月色也。 ○千炬烛围 杨国忠子弟,每至上元夜,各有千炬红烛,围于左右。 ○有脚阳春 宋璟爱民恤物,朝野归美。人咸谓璟为“有脚阳春”。言所至之处,如阳春煦物也。 ○粲花之论 李白有天才俊逸之誉,与人谈论,皆成句读,如春葩丽藻,粲于齿牙之下。时人号曰:“李白粲花之论。” ○醉圣 李白嗜酒,不拘小节,然沈酣中所撰文章,未尝错误,而与不醉之人相对议事,皆不出太白所见。时人号为“醉圣”。 ○灵鹊报喜 时人之家闻鹊声者,皆为喜兆,故谓“灵鹊报喜”。 ○走丸之辩 张九龄善谈论,每与宾客议论经旨,滔滔不竭,如下坡走丸也。时人服其俊辩。 ○探春 都人士女,每至正月半后,各乘车跨马,供帐于园圃,或郊野中,为探春之宴。 ○冰兽赠王公 杨国忠子弟以奸媚结识朝士,每至伏日,取坚冰,令工人镂为凤兽之形,或饰以金环彩带,置之雕盘中,送与王公大臣。惟张九龄不受此惠。 ○嚼麝之谈 宁王骄贵,极于奢侈,每与宾客议论,先含嚼沈麝,方启口发谈,香气喷于席上。 ○醉语 李林甫,每与同僚议及公直之事,则如痴醉之人,未尝问答。或语及阿徇之事,则响应如流。张曲江尝谓宾客曰:“李林甫议事,如醉汉语也,不足言。” ○暖玉鞍 岐王有玉鞍一面,每至冬月则用之。虽天气严寒,而此鞍在上,坐如温火之气。 ○百宝栏 时杨国忠因贵妃专宠,上赐以木芍药数本,植于家。国忠以百宝妆饰栏楯,虽帝宫之美,不可及也。 ○四香阁 国忠又用沈香为阁,檀香为栏,以麝香、乳香筛土和为泥饰壁。每于春时,木芍药盛开之际,聚宾客于此阁上赏花焉。禁中沈香之亭,远不侔此壮丽也。 ○任人如市瓜 明皇名诸学士宴于便殿,因酒酣,顾谓李白曰:“我朝与天后之朝何如?”白曰:“天后朝政出多门,国由奸幸,任人之道,如小儿市瓜,不择香味,惟拣肥大者。我朝任人如淘沙取金,剖石采玉,皆得其精粹。”明皇笑曰:“学士过有所饰。” ○雪刺满头 宋璟求致仕,表云:“臣窃禄簪裳,备员廊庙,霜毫生颔。雪刺满头,求退归耕,养慵岩穴,乐生尧世,死荷圣恩。” ○忍字 光禄卿王守和,未尝与人有争,尝于几案间大书“忍”字,至于帏幌之属,以绣画为之。明皇知其姓字,非时引对,问曰:“卿名守和,已知不争,好书忍字,尤见用心。”奏曰:“臣闻坚而必刚,刚则必折,万事之中,忍字为上。”帝善,赐帛以旌之。 ○风流阵 明皇与贵妃,每至酒酣,使妃子统宫妓百余人,帝统小中贵百余人,排两阵于掖庭中,目为“风流阵”。以霞帔锦被张之为旗帜,攻击相斗,败者罚之巨觥,以戏笑。时议以为不祥之兆,后果有禄山兵乱。天意人事,不偶然也。 ○望月台 玄宗八月十五日夜,与贵妃临太液池,凭栏望月不尽。帝意不快,遂敕,令左右于池西岸,别筑百尺高台,与吾妃子来年望月。后经禄山之乱,不复置焉,惟有基址而已。 ○竹义 太液池岸有竹数十丛,牙笋未尝相离,密密如栽也。帝因与诸王闲步于竹间,帝谓诸王曰:“人世父子兄弟,尚有离心离意。此竹宗本不相疏,人有生贰心,怀离间之意,睹此可以为鉴。”诸亲王皆“唯唯”,帝呼为“竹义”。 ○美人呵笔 李白于便殿对明皇撰诏诰。时十月大寒,冻笔莫能书字。帝敕宫嫔十人侍于李白左右,令执牙笔呵之,遂取而书其诏。其受圣眷如此。
如想转载该文章注明出处:强国说学习-qiangguoshuo.com

相关文章